|
币安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营销智库 > 币安观点
热土未冷-----一匹品牌策划人的青春2B刺痒回忆(二)

“蓝色理想”---我一生铭记

 

  睡梦中日历又被风拨乱,时间定格在97年的秋天,那年香港回归,那年我中考失利,步入一所普通的像初中一样的普通高中。记忆牵引我又走进那所让我现在回想起来都很温暖的教室,但这段文字跟温暖无关。漂亮的女语文老师在检查她上周布置的作业(每人写篇进入高中后的心情感受的作文)。先是让写的优秀的学生当范文来诵读,自然有刘大人在列,然后让写的差的同学朗读作为反面教材。(不知现在的老师是否还这么损乎?)我记忆中永远不会忘记建中这个兄弟,一个很不起眼,甚至可以用猥琐来形容的小个子。他的头很大,腿很细,可能是因为头重脚轻而经常莫名的跌倒,时而游离时而呆滞的大眼睛,总也合不上的厚嘴唇,高高的突出的额头能使他在雨天不必打伞而不会淋湿脸颊。这次作为反面教材,建中被老师勒令朗读他的大作:“在这个金秋的9月,我带着蓝色的理想进入这所美丽的校园~~”突然被漂亮的语文老师打断:“停,知道为什么让你读你的作文吗?光是开头就犯了很大的错误,理想有蓝色的吗?”班里同学一阵哄笑,纷纷议论着:是呀,理想怎么有色彩呢?操蛋的我大声起哄道:“形容理想的可以用伟大和远大或者更具体的字眼,怎么能为理想刷油漆呢?”又是一阵哄笑。在逗得大家哄笑后,我很得意。之后老师让他说说为什么这么写,建中还是那样傻呵呵的笑,只是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了一句:“就是想这么写”。老师无奈的苦笑,让他坐下,在以后的语文课里很少提问建中,也许是真认为他朽木不可雕吧。日子像被无声的怪兽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在高一结束时,成绩落后的建中辍学在镇上经营了一家小化妆品店,哥几个在每个月回家路过时会去看他,我还经常嘲笑他:“怎么地?哥们儿你现在还不光是给理想刷油漆,还想给镇上所有人都化彩妆呀?”这哥们儿依旧是憨憨的报以笑容,连口称是。

  故事如果定格在这里,也许我也不会内疚到现在,也不会对创意这个词有深刻的认识。那是在2001年冬季,我在上大一,老狼推出新专辑《恋恋风尘》,其中收录了一首很好听、很大气的歌曲“蓝色理想”,看过、听过后,狂妄的我羞臊至极,原来理想真的可以是蓝色的,并且蓝色的理想可以成为艺术,可以风靡全国。早在97年落后的华北乡村的高中校园竟有一名“先知”提前给了我们个性的创意和他的蓝色理想,然而我们这群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实为傻子,包括漂亮的语文老师,虽然有些不敬)如此的不识货。我们评论别人的不足(仅仅是自以为)时,极尽挖苦、贬低、嘲弄等能事,岂不知是我们泛滥的才情灼伤甚至烧毁了可能很了不起的创意。真想有机会回到老家跟建中说一句:哥们儿,其实你是天才,是我们眼拙,是我们的挖苦讽刺扼杀了你可能更惊破世俗的创意,对不起,哥们儿,愿你幸福,愿你的理想生活真能涂上绚丽的色彩,蓝色的抑或其他颜色的。耳边又想起老狼的吟唱着蓝色理想:
把所有的心情都摊开来体会
把全部的话都说出来你听
看看还有什麽让人担心
不要考虑的太多自己迷惑
可是我的蓝色理想现在哪里
我曾幻想的未来又在哪里升起
世界总是反反覆覆错错落落地飘去
来不及叹息
生活不是平平淡淡从从容容的东西
不能放弃

 

舌尖儿上的高中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都播出完毕了,通过这两季制作精良、口碑甚佳的纪录片,人们在看美食、品亲情、沐乡愁、体人文的同时还兴起了用“舌尖题”创作,其中不乏新颖的创意和优美的文笔。在这刘大人就不妄自卖弄了,只是回忆一下我们当年在高中岁月中的舌尖记忆。

 

  A关于三餐最强的记忆

  没有餐厅,天气好就三五成群的蹲在食堂打饭口的空地上围成一圈吃饭,烈日当头的夏日、风雪交加的冬日就打回到宿舍和教室里吃饭。(一直用“吃饭”太没新意了,嗨,看到下面的介绍后你会体会到真不能使用“用餐”这个词儿)

男生的餐具简单的要命,每人一个小勺子,大家公用一个塑料桶盛玉米粥或小米稀汤,共用一个搪瓷饭缸盛所谓的菜。没有轮值刷碗,都是狼吞虎咽比较慢的哥们儿倒霉包办。

  早餐有两样菜供大家选择:一毛钱一大条的咸菜掰开可以让三四个小伙子每人造下两个馒头,一毛钱一块的酱豆腐可以和一个馒头制成红色夹心三明治。

  午餐很实惠,五毛钱一勺的白菜、豆芽、蒜苗、冬瓜等时蔬偶尔有肉(苍蝇掉落进去时),有一哥们儿比较讲究,一次吃饭发现菜里有苍蝇,就去找饭口换,换过后接着吃,又发现苍蝇,又去换,吃到一半,又发现敌情,靠,这是上天非要给加肉菜的节奏吗?这哥们儿这次淡定的走到饭口把剩下的径直倒入食堂的大菜盆里。

  晚饭的菜的火候会很到位,因为中午剩下的,又回锅了。

  方便面汤最受欢迎:大都是寒门学子,兜里都不鼓,有时遇到有到学校唯一的小卖部买方便面改善的同学,大家都会争先恐后的去献媚、拍马屁,只为讨口面汤喝,还真是,记忆中的方便面汤真香,是现在的方便面质量下降了吗?再吃不出那种香。

  封闭式管理,一个月才允许回家放风一次(仅仅两天),任凭你想吃满汉全席,兜里有钱没地儿买。

 

  B面条引发的战斗

  面条对于北方人而言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主食了,然而在高中那段岁月里也成为我们这群苦逼的奢侈品。因为人多食堂小不方便操作,一周才一次吃面条的机会,别说去晚了,就是文明排队排到前列也敌不过彪悍的插队流氓,所以当年追女孩送碗热乎乎的面条或者稀有的包子会比玫瑰、巧克力更有杀伤力。资源稀缺,就会有争夺,有争夺就会有战争,因为插队、因为挤到、因为弄脏衣服等等。所以每逢吃面条的日子,就会有战争,比天气预报准一万倍。每逢战争都会看见面条飞舞,拳脚相向,至于用FUCK问候母亲及全家那更是直冲云霄。我至今有一事不明,这么珍贵的面条,那些货们怎么舍得泼向别人的头上、身上?冲动呀!按照我的战略精神应该是这样的:冲突即将爆发时,先喊咔,相约把面条放到安全的角落,然后才去互殴,最好是约定好,胜者可以享受败者那份。

 

  C没见过天女散花,但见过胖子散心形的包子馅

  作为面条都懒得去弄的食堂,对包包子更是珍视数倍,两三周的时间才会包一次,还不一定是肉的。有时提前会有告示贴出,有时就没有。还好我们有内线(同村的一小伙子在食堂上班),一次得到准确线报,中午有面条,正好中午前一节课是体育课(操场离食堂最近),因为我是班长可以跟体育老师说有事去找班主任汇报(带着一票人的托付先溜到食堂门口占先去)。很幸运我排了第一,大师傅一声令下开始售饭,我买了几十个大包子,因没有带器具,直接用怀抱。可惜在不守规矩排队的后来者的夹击下,想出来太难了。我170多斤的大块头使尽吃奶的力气,竟动弹不得,主要是还得保护我的包子不被挤碎。努力了半天也没有成功,后来没办法,心一横,腿一瞪墙,往后靠,人是出来了,可包子全烂了,弄了自己和那些犊子们一身,由于拼抢的很凶,他们也顾不上衣服被弄脏。我看看手中仅剩的一团心形的包子馅,怎么吃呀,怎么向弟兄们交代呀!我气愤的将这团包子馅洒向了那群还在用生命拼抢的斗士们的头上,撒腿便跑(不跑等着挨揍吗?)

 

  D一年一次的集体吃撑

  万恶的学校领导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在每年的中秋节前后,都会有一顿免费吃大餐的福利,并美其名曰:吃结余(意为学校食堂管理有方,结余了,就那抠儿样,不结余才怪?)。那天食堂会请来很多社会上的人帮忙准备,我们可以四人一组领到四种炒菜,管够的烙饼。在漫长的没有油水的日子里走过,这天鬼才会不吃撑,这天,美女们也没有往日的矜持,小伙子们更是恨不得把一星期的饭给吃回来。女神、男神、班花、校草在那天都灰飞烟灭、成为传说。第二天校园里两个地方肯定会排队:医务室、厕所。

 

  E美女不爱红妆爱大葱

  作为班长,我经常会有出校门采购班级用品的机会,每逢出校采购,都会受到很多同学所托,买东买西,我一个人肯定拿不回来,会向班主任再申请一个名额陪同,现在想起来那只是跟班扛货的差使,可在当时那可是踊跃报名、炙手可热,因为可以出去吃顿地摊上的拉面或者炒饼,还能给心爱的姑娘买些零食、外卖什么的,有一次,有洁癖的小马哥(整日油头粉面、衣着整齐、我们班最有品味、最帅气)有幸陪我出校采买,他就问他喜欢的小娟(我们班可以称为班花级别的美女)需要带些什么东西和吃的,小娟毫不犹豫的回答:“给我买两根大葱吧,我好长时间没有生吃过大葱了。”这么漂亮的女生竟然这么重的口味,小马哥照做了,但却终结了他美好的初次暗恋史。用小马哥的话说:口味这么重,将来怎么打kiss? 现在想想,那段岁月真是不堪回首呀,因为饮食的匮乏,美女竟然不爱红妆爱大葱,硬是生生的将一段才子佳人的美丽故事给扼杀在襁褓之中。

 

  F此炒饼只应那时有,此后再无彼滋味

  炒饼作为河北特有的主食有着很厚的群众基础,但后来吃到过的所有炒饼都没有记忆中的那般香。因为在高中时我们认为天下美食莫过炒饼可口了,也因为关于炒饼的记忆定格在了两个地方:一是镇上第一饭店的豆芽鸡蛋蒜薹炒饼,我们在有出校任务时去吃或者偷偷翻墙去吃的,那个香味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毕业几年后,有事路过上学时的镇子,去寻找第一饭店,竟然拆掉了,此生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炒饼了;另一个好吃的炒饼是上到初三时,学校食堂改制,看门的安二(门卫的名字)新开了一个小食堂,走“高端消费”路线(当时的同学们真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我们由于和老板安二的关系好,在他的厨师炒饼时我们可以随意的加香油和蒜末,那炒饼的香更是能香飘万里的节奏了。其他的饭店出产的炒饼怎么能胜出?那种满满的香味怎么去追寻?不仅感叹,那炒饼之后世间再无炒饼!

 

  G食堂里的“艳遇”

  真正醇香的美酒,坛子是封不住诱人的酒香的;真正优秀的男生,低调的外表淹没不了高大上的内涵(臭美一下,哈哈),这不,在高三时,一食堂干活的妹子向刘大人抛来了红绣球。她通过一个同事给我递来了“情书”,大意是通过我经常在小食堂吃饭时跟别人吹牛B和胡侃,喜欢上了哥,希望和我谈场恋爱。我在瞬间享受被人追的快感中跳出,很委婉的拒绝了她。原因有三:一、我有女朋友(虽然天各一方);二、这姐们儿美貌赛凤姐;三、不想影响学习。可这姐们儿却火力全开的展开了她的攻势:一、我去打饭不收饭票;二、后来我不敢去她那打饭,她托我同学给带鸡蛋、饭菜;三、在我的警告下,同学们不敢给代劳了,她竟然给送到教室。这下是人尽皆知,成为校园新闻。尽管我一再拒绝和她交往,但这姐们儿依然我行我素的狂热着。这样下去我会影响学业,她也会被食堂辞退。于是我使出了杀招,拯救了彼此:一个晚自习后,我约她到操场散步,跟她说我可以和她交往,但必须住到一起,如果她怀孕了,我概不负责。她听后大骂了我一通。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禁感叹,有时做个坏人流氓会比较有必要也很有时效,我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在她心中毁掉,只是感谢那姐们儿的厚爱,现在更要祝福她此生幸福。因为在经历了爱别人之后我更懂得被人爱是种幸福。每个用真心爱的人都是真英雄。

 

  H超有创意的“出门证”----超牛B促销案例

  这个社会上促销无处不在,对于那些有特殊资源的人,运用起来更是效果奇佳。自从安二开了小食堂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火爆拥挤后,生意遭遇了瓶颈(长期吃不到油水的苦逼学生们在小食堂开张伊始肯定如洪水猛兽般趋之若鹜,但习惯后会回归理性消费,毕竟大家都是农村娃,家境都比较贫寒,所以小食堂的生意会在高位后持续走低),但这经营窘况并没有难住足智多谋的安二夫妇,两步促销妙招定江山:一、首先推出了餐具不用自带,并且不用自己动手洗碗,这一招深得整天忙于踢球和学习的懒男生们的青睐,稳定了大部分客源。二、这招可是能获奖的促销案例,安老板推出可以挂账吃饭,吃完饭签字走人,啥时方便啥时结算,最重要的但凡在这里有挂账的顾客可以在安老板夫妇的安排下出入校门,在封闭一整月不准出校门的那时,能换的相对的自由身,会有多少“善男信女”追捧不用我说了吧。此招一出,生意不火会天打雷劈的。不过学校并没有因为安二违反学校的制度而处理过他,其中有没有潜规则就不得而知了。

 

  I吃饭时羞于启齿的得胜赌局

  我生平逢赌必输,但有次例外,不仅是我人生中的奇遇,相信在这个世上也是前无古人了吧,虽然这个赌局以及我牛B的得胜,要将这个故事公之于众还是有些羞于启齿的。但既然是2B刺痒回忆,没点猛料怎么可以呢?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正午,刘大人和几个老铁正在食堂前面的空地上围圈蹲着吃饭,我那雷达般锋利的小眼睛突然看到小马哥的胸前挂着一个很漂亮的玉石吊坠,经过逼问,小马哥承认是上月回家放风时他在县城上班的新女友送的,我苦苦央求小马哥借我戴几天。下面发生的事足以让风流倜傥的小马哥抱憾终身,也不知他是自信爆棚还是脑袋进水的说道:“胖子,你小子不是屁多吗,如果我数三下你能放个屁让哥们儿听听响,别说是借你了,这玉坠就送你了。我开始数啦,一”。他这一字刚出口,一个足以让二十米开外都能够听清楚的响屁被我给制造出来了。哥几个先是满含馒头的嘴张得更大,眼睛瞪得更大,然后是馒头碎末不约而同的喷出。紧接着是骂声一片(骂我恶心呗),再然后是被这个“神来之屁”震惊的小马哥满怀崇拜之情、毕恭毕敬的把还没暖热的玉坠双手奉上。其实我没有什么特异功能,只是憋了半天了也没好意思放,可偏偏小马哥有这么精准的创意,还有玉坠的吸引,我就受累顺道配合一下吧。

 

  G哥们儿,喝完酒私奔吧!

  现在终于轮到我最铁的哥们儿登场了,大广:183的挑高,冷酷到让人心生冷意的凌厉眼神,洗的发白的牛仔裤,擦得能照镜子的高帮军工黑皮鞋,习惯把双手插进后屁股兜里,最富特点的还是顶着一头郑伊健的发型,足球场上的英雄、考试场上的“狗熊”。离毕业还有三个月的一个晚自习后,我们来到小食堂小酌一下,帮他排解一下时下的郁闷情绪。几瓶冰镇啤酒,一盘花生米拌黄瓜芹菜,两盘洋白菜炒饼,丰盛的酒食并没有让哥俩感到幸福。因为我们大广恋爱了,还是虐恋。自知与大学无缘的大广和小慧谈起了恋爱,准备在毕业后组成二人世界,享受甜蜜,但小慧的父母死活不同意,原因很变态----大广家离得远,不方便女儿照顾娘家。乖巧的小慧不愿让父母生气,有和大广分手的倾向。大广一筹莫展,向我讨教见解。为人实在的大广对待爱情的认真程度,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也很难受。在每人三瓶啤酒下肚之后,我借着酒劲儿鼓动大广道:“哥们儿给你指条明路吧,你带上小慧私奔吧,哥几个给凑点钱,你们一起去打工,两年后抱个娃回来,她父母肯定也就没辙了。”喝高了的大广似乎突然开窍了,高喊对呀对呀,我这就去带她走。说完,大广摇摇晃晃走出食堂去找小慧,可没等两分钟,大广又折回来,说不敢在女生宿舍楼下喊小慧(2000年我们都没有手机)。我说:“你这是酒还没喝够,哥们儿再陪你喝点,再壮壮胆儿,为了幸福。”于是我们又喝了几瓶啤酒,现在想起都感觉真是我勒个去!喝那几瓶干嘛,喝完后我们都躺在桌子底下睡着了。酒醒后再也没胆量去实施私奔的计划,可能大广骨子里就是个好孩子,跟他不羁的外表迥然不同。至于小慧嘛,早就是别人的媳妇啦。

 

  K平等只有书本上才有

  这么多年的官方教材一直在宣扬老师们的伟大和无私,当年的高中校长也口口声声高呼师生团结一致、同甘共苦、再创佳绩。“同甘共苦”多么美丽和有人情味的口号呀,然而在小食堂诞生之前,当老师们尤其是校长在教师私房食堂吃炖肉、鸡腿时有没有想到我们在啃馒头、分咸菜。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呀。在这里我要感谢老梁,一个天生的公关能手,现在也是把营销届的好手,在服务客户领域让我自愧不如。他有着捕快般锋利的眼力、和老鸨般娴熟的沟通技巧。为了能照顾好自己的肠胃,老梁同志给教师私房食堂的大师傅送了两盒好烟(应该是在家偷的他爸的),然后就在饭口过后拉着我一起去偷偷溜进私房食堂去买些好吃的,然后就地消灭(幸好学校当时执行的是师生统一的饭票)。感谢老梁让我在最苦逼的岁月里体会到什么叫幸福,幸福就是别人在吃馒头咸菜时,你有流油的肉丁茴香馅包子吃;幸福就是当没有真正的公平时,我们有幸成为特权阶层,哪怕是一次伪特权阶层。

版权所有:币安交易所平台网页版  电话:0311-69012978 18032751199  传真:0311-83019976   技术支持:恒会信息科技   备案号:冀ICP备08104958号-2